• <dd id="awq8c"><nav id="awq8c"></nav></dd>
  • <nav id="awq8c"></nav>

    虛擬幣的“老人局”:0投資拉人頭假借“分紅萬億”割韭菜

    時間:2021-03-16 13:03來源:大西北網 作者:新華網 點擊: 載入中...
       大西北網訊  盡管DCEP聽起來陌生,但“央行”兩字讓退休的張華(化名)選擇賭一把。
     
      翻看新聞時,一則洗腦推廣文章將她吸引進了“央行國際錢包”推廣群,并與40多名群友一起坐等宣傳中的“國家鼓勵性獎勵”。
     
      “感覺1.2萬億,真的挺多的,想參與一下”。無任何資金投入的零門檻,讓這些人放下戒備。
     
      新京報記者在流傳于中老年人微信朋友圈的推廣文章中看到,“央行國際錢包”廣告詞極具沖擊力:推廣期18個月,央行發放紅利4000億,鏈接一出來就是搶錢大作戰!
     
      這一項目還配有推廣詳解,其中直接算了一筆賬,按照2%的推廣返點,個人純收益可以達到16萬。盡管是畫餅,但誘惑力不低。
     
      記者調查發現,“央行國際錢包”主要以微信朋友圈宣傳,并采取傳銷式的“拉人頭”方式,宣稱可以進行三代推廣,每一層都能享受2%或者3%的收益。不過,在業內看來,伴隨央行數字貨幣(DCEP)在深圳、蘇州、北京、成都等地陸續落地測試,這類項目大多是蹭熱點,屬于虛擬幣騙局舊瓶裝新酒。
     
      值得一提的是,這類虛擬幣資金盤為了拿到更多返傭,“瘋狂”發展下線,持續上演擊鼓傳花游戲,而老人正在成為“獵物”。
     
      ●DCEP之名
     
      打著央行旗號“分紅萬億”號稱入群純收益可達16萬
     
      “國家是要發行一個《中國央行數字國際DCEP錢包》,一個有紅利,改變幾代家族的錢包,說白了就是一個央行釋放紅利的錢包”。
     
      “具體啥時候推出,一切等待,首次釋放紅利4000億+8000億”。
     
      “錢包目前已經對接了6700個實體企業”……
     
      部分中老年人的微信朋友圈中,這些頗具誘惑力的推廣語在文章中高亮標紅,反復出現。新京報記者通過推廣文章中的二維碼,輕松加入“央行國際錢包”推廣群。目前,群內已有40多名成員,記者通過幾位群友了解到,這些人中不乏離退休人員。
     
      張華就是其中一位老人。她向新京報記者透露,之所以加入推廣群,起初是在網絡上搜索關于央行數字貨幣(DCEP)相關新聞,看到了“央行國際錢包”的推廣,1.2萬億巨額獎勵,對自己而言不失為一個投資好選擇。
     
      另一位群友則是在朋友圈推廣文章中接觸到這一項目,“當時覺得如果拉來幾個人一起用這個APP,國家真給返點的話,能掙到錢”。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央行國際錢包”不僅有專門的微信公號,還有配套推廣詳解,以超萬億紅利吸引投資者入場。
     
      在這個11頁推廣材料中,詳細講述了分潤體系。其以國家政策性獎勵為名號,宣稱此次有1.2萬億推廣獎勵資金,包括國內4000億,國外8000億,限時推廣18個月,發完項目即結束。
     
      至于獲利方式,并不難理解,只需注冊手機“央行國際錢包”,然后去開戶行開通對公賬戶DCEP收支功能,與“央行國際錢包”綁定。未來,在錢包APP內消費就能拿紅利。
     
      這一項目宣稱,企業的每一筆DCEP進賬流水都會進入企業的對公賬戶,進賬流水的國家紅利2%進入企業法人的“央行國際錢包”。
     
      為了便于用戶理解,推廣詳解以公司注冊為例,未來進行銷售貨物時,先開發票給下游企業,下游企業需向該公司使用DCEP付款。對方支付DCEP到公司賬戶完成交易后,24小時內公司的“央行國際錢包”里就能收到央行贈與的流水2%的紅利(20%稅后)。
     
      這樣看似坐收漁利的項目,能有多賺錢?詳解中算了一筆賬,企業流水1000萬×2%=20萬,20萬×20%=納稅4萬,純收益可達16萬。
     
      新京報記者看到,這一項目在國內主要推廣對象為民企、私企、大型商家等,國外所有個人與商戶都可以參與,無任何限制,但國外的流水紅利高達3%。此外,該平臺號稱還可以連接到淘寶、京東、美團、理財、保險等線上平臺,用戶進入各平臺選購商品,通過“央行國際錢包”支付,能擁有永久紅利。
     
      ●“瘋狂”拉人
     
      朋友圈推廣吸粉層級計酬“紅利能傳承”
     
      巨大投資收益背后,是“央行國際錢包”的拉人頭模式。目前對于個人而言,現在只做兩點:建群做好準備以及學習轉發資料。用戶通過微信朋友圈宣傳推廣,并建立自己的微信群,注冊時,需要用戶實名注冊,完善個人信息。
     
      新京報記者加入群聊后,群主透露,“央行國際錢包”是央行開發的軟件,屬于民生工程,國家股權。值得注意的是,群主再三強調,一定要按照她提供的二維碼下載APP,并稱“你在哪個銀行都不要辦央行數字貨幣,一定不要去做,否則就拿不到返點了,這筆推廣費銀行自己都扣下了。”
     
      為了促使更多人加入,該項目采取層級計酬式,也就是推廣資料中所謂的“鎖定用戶越多,被動收益越多”。用戶只要參與推廣、拉人下載注冊“央行國際錢包”就有利潤。
     
      “我推薦給你,你用我分享給你的二維碼進行交易后,國家就獎勵我你流水的2%,你推薦給下一位,國家再同時獎勵咱們倆你推薦者流水的2%,一共可以傳三層”,這位群主對記者表示,“獎勵都是國家給的,你推的人越多,肯定拿到的獎勵就越多”。
     
      在項目推廣詳解中,這被稱作3代推廣:A推廣了B,B推廣C,C推了D,D只要接收DCEP,ABC都有2%收益。
     
      群主講解了主要推廣方式,參與者可以將介紹“央行國際錢包”的文章分享至朋友圈。她還提供了固定話術“所有交易途徑不變,錢包用來接受額外獎勵。無任何資金投入,更不存在任何風險。這是一件利國、利企、利民的大好事,為央行數字人民幣國際化擔負著重要使命,更為自己獲得一筆豐厚的推廣收益。”
     
      “推廣期間注冊后,使用DCEP的用戶,享受永久紅利,并可以傳承!”群主告訴記者,“這句話一定要帶上。”
     
      對于記者提出目前項目進展如何,該群主稱,“目前還沒有開網,也就是拿不到返點,現在要做的,就是建立自己的推廣群,邀請更多的人加入,一旦開網,就能讓更多的人下載”。
     
      ●招數拆解
     
      “0擼”口號攻心計通過認證費甚至發幣收割
     
      新京報記者查閱央行數字貨幣相關試點政策,沒有任何有關“央行國際錢包”的內容,更未談及所謂的“紅利”。而早在2019年11月,央行就發布公告強調,目前網傳所謂法定數字貨幣發行以及個別機構冒用人民銀行名義推出“DC/EP”或“DCEP”在資產交易平臺上進行交易的行為,可能涉及詐騙和傳銷,請廣大公眾提高風險意識,不偏信輕信,防范利益受損。
     
      此前在虛擬幣交易所工作的蘇杰(化名)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這類項目屬于零成本薅羊毛,宣稱注冊和推廣即可獲利。但是,用戶往往需要填寫手機號、開戶行等信息,應防范相關的信息泄露和進而帶來的財產損失風險。
     
      蘇杰稱,“0投資、0門檻、0風險”往往是這類項目的口號,此前被曝光的趣步、鏈淘都屬于這類模式,興起于2018年前后。
     
      至于平臺在這一過程中獲利的方式,蘇杰認為可能是收取實名認證費、平臺提現費以及用戶群體帶來流量后,可以變現的廣告費。更加極端的情況下,項目方通過APP設置一個虛擬幣交易所,該交易平臺與市面上的任何主流交易所都不聯通,可以發幣獲利。
     
      “這類騙局針對的就是消費者不想花錢占便宜的心理,而這也是這些老年人入群的核心原因。”蘇杰表示。
     
      實際上,這樣蹭DCEP“熱點”的“0擼”玩法并不少見。新京報記者注意到,“央行國際錢包”與此前的“dcep.api”項目類似。
     
      “dcep.api”推廣者號稱點開鏈接后需要手機號、郵箱和正式姓名注冊,不用綁卡、不用充錢,生成自己的推薦碼就可以推薦商家拿提成。此外,每天限時1萬的名額,每晚12點開始搶注。不過,其不僅沒有主辦方背景、聯系方式等信息,網站持續宣傳“努力建設中……”、“DCEP支付接口即將開放”等。目前該網站已經關閉。
     
      ●花式圍獵
     
      投資虛擬幣被割韭菜資金盤盯上老年人
     
      今年2月成都數字人民幣紅包活動開啟,這是繼深圳、蘇州、北京后,五個月內第四個數字人民幣公測城市。而隨著更多市民陸續嘗鮮以及比特幣價格不斷創歷史新高成為話題,區塊鏈與百姓越貼近,相關騙局也日益泛濫。
     
      新京報記者梳理發現,打著“錢包”、“挖礦”、“互助”等概念的資金盤接連出現,而中老年人群,尤其是離退休員工,往往成為主要的被圍獵對象。
     
      在蘇杰看來,此前這些騙局目標人群主要是能夠熟練使用各類APP的“年輕一代”,向老年人擴散是因為“老年人手頭有更多資金。”
     
      張阿姨退休不久,熱衷投資理財,2月中旬,網友小陳對其宣稱現在入手某種虛擬幣只要5分錢一枚,將來會漲到200塊一枚。此人同時將她拉到了一個投資理財社交群(號稱“收單群”)。群里不斷有人“接龍”,上報自己購買的虛擬幣數量,金額一般超過1萬元。
     
      “收益率這么高,又看到群里有這么多人投資,感覺很真實”,在聯系人強調一定要打款到對公賬戶,這樣才能注冊后,張阿姨抱著試一試的想法,給小陳提供的對公賬戶轉了5000元錢。
     
      轉賬后,張阿姨在對方提供的官網看到了自己所購買的虛擬幣,然而雖然虛擬幣一直有價格波動,在創造收益,但是無法提現。此后,她多次聯系小陳和投資群均未收到回復。
     
      張阿姨遇到的正是典型的以虛擬幣為噱頭,進行的詐騙活動。不同于打著DCEP旗號的項目,這類以投資虛擬幣理財,高額收益為誘惑,主要利用APP、交易所的行騙方式更為直接,在老年群體中也更為常見。
     
      記者搜索發現,此前就有直接以DCEP之名發行代幣的項目,包括ERC-20代幣、Rosex交易所發行的代幣。在Rosex交易所上線的DCEP/USTD,據其官網顯示,該代幣于2019年10月上線,一日內交易曾達15928075.46枚,單枚價格一度超過16元人民幣。不過,目前Rosex官網已關閉,有中老年投資者對記者表示,自己投資該代幣約5萬元,隨著官網關閉,血本無歸。
     
      蘇杰分析稱,代幣并沒有上鏈,查無可查,可以用單機模式,內盤營造一種代幣上漲的假象,吸引用戶收購代幣。隨后,將代幣趁機賣出套現,代幣價格暴跌趨于零。這類投資者往往“投多少,虧多少”。
     
      除此之外,今年3月,知名資金盤優貝迪(Ubank)騙局曝光,挖礦套路再次被推至臺前。跟其他資金盤類似,優貝迪一開始以虛構可獲得高額利潤的投資項目,吸引投資者進行投資挖礦。同時,以“鎖倉挖礦、收益倍增”為手段,誘騙投資者對自己投入的資金進行鎖倉,許諾投入10萬UBNK購買價值17000USD的礦機,享受礦池3.5倍的收益,每日可額外增加0.3%收益。
     
      這一平臺沿用“靜態+動態”的拉人頭傳銷模式。其中,動態收入以“分享加速、社區加速”兩種機制誘導發展下線,獲取高昂收益。兩個板塊歸根結底都是一個意思:拉人頭,人頭拉得越多,獎勵自然也就越大,資金釋放的比例也就越大。
     
      虛擬幣平臺打著“0投資、0門檻、0風險”旗號,可能借助收取實名認證費、平臺提現費以及用戶群體帶來流量后的廣告費變現。更加極端情況下,項目方通過APP設置虛擬幣交易所,該交易平臺與市面上的任何主流交易所都不聯通,可以發幣獲利。
     
      ●傳銷變體
     
      發展下線、復式計酬成套路“擊鼓傳花”實屬網絡傳銷
     
      “這類虛擬幣資金盤往往是初始用戶嘗到甜頭后,為了拿到更多返傭,發展下線,而后來者都會血本無歸,這就是擊鼓傳花的游戲。”蘇杰表示。
     
      對此,北京尋真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王德怡告訴記者,其通常存在明顯特征,包括模仿比特幣等知名度較高的虛擬貨幣,來頭很大,通過發展下線、復式計酬的方式推廣業務。此外,這類交易的平臺或網站沒有取得合法備案或許可,往往有定制的APP相配套,有的軟件能夠實現自動翻墻,逃避國內網絡監控。在交易過程中,盡最大可能誘導投資者加入資金。
     
      其實,在我國發行虛擬幣系違法行為,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門發布的《關于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明確指出,代幣發行融資是指融資主體通過代幣的違規發售、流通,向投資者籌集比特幣、以太幣等所謂“虛擬貨幣”,本質上是一種未經批準非法公開融資的行為,涉嫌非法發售代幣票券、非法發行證券以及非法集資、金融詐騙、傳銷等違法犯罪活動。
     
      新京報記者梳理各地警方披露的虛擬幣詐騙案件發現,目前此類“拉人入群-平臺投資-系統鎖倉-收割韭菜”詐騙流程極為普遍。共性的套路是,除了受害者,群中成員均為詐騙嫌疑人的同伙。同時,對于警戒心比較強的投資者,流程一般為:第一次入金可以提現,第二次開始就都拿不出來錢,此后不回消息。
     
      律師王德怡表示,通過發展下線、復式計酬的方式推廣業務,屬于網絡傳銷的經營方式,是我國法律明令禁止的。目前這類玩家有一部分完全是小白,一部分是自以為高明的“職業玩家”。
     
      王德怡強調,參與發展下線者,輕則是傳銷的一個環節,重則是詐騙的一個鏈條,是法律明令打擊的對象。這類交易本質上是網絡詐騙,目的是騙取投資者加入的資金。投資者在虛擬網絡世界里成交的不是真實的內容,而是在幕后莊家搭建的虛假平臺里玩電子游戲。從我國法律來講,建議投資者不要參與形形色色的網絡虛擬幣交易,也不要靠發展下線獲利。一旦資金被騙,追贓難度很大。
     
      記者梳理裁判文書網看到,2020年1月,江西省南昌市東湖區人民法院披露了一起“虛擬貨幣”網絡傳銷案,被告人莫某年同他人,開發了名為“美鏈”的以銷售虛擬礦機、虛擬幣為內容的軟件,并同時設計了相關宣傳材料、運作模式、返利模式等。并且以虛擬礦機可以產虛擬幣、虛擬幣可以交易為名,要求參加者通過購買虛擬礦機的方式獲得加入資格,并通過回購參加者的虛擬幣,以高額回報為誘餌,引誘參加者繼續發展他人參加,騙取財物。
     
      東湖區法院認為,該項目按照上下線加入順序組成層級,通過獲取下線各層級一定比例的虛擬幣收益作為返利依據,并通過回購參加者的虛擬幣,引誘參加者繼續發展他人參加,騙取財物,且發展人數眾多,擾亂社會經濟秩序,其行為已構成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
     
      類似的,號稱“幣圈第一大資金盤”,涉案金額500多億元的PlusToken,也被按照傳銷案處理。2020年9月,江蘇省鹽城經開區檢察院一審結果顯示:法院以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判處陳某、丁某、彭某等16名被告人二年至十一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責任編輯:蘇玉梅)
    >相關新聞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推薦內容
    網站簡介??|? 保護隱私權??|? 免責條款??|? 廣告服務??|?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隴ICP備08000781號??Powered by 大西北網絡 版權所有??建議使用IE8.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
    Copyright???2010-2014?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日本少妇AA特黄毛片_小草青青视频免费_好想被狂躁_女人下部裸露无遮挡图_成年女子黄网站色大全_荔枝视频污视频免费观看